◇◇新语丝(www.xys.org)(xys10.dxiong.com)(本镜像首页)(fangzhouzi.me)◇◇


  举报中南大学“国家优青”程岩教授涉嫌学术造假


  尊敬的方舟子先生:

  我是一位从事肿瘤学研究工作的青年教师,现在国家各种人才帽子满天飞,在高校工作,科研和晋升的压力很大。常常在想,为什么别人做得好,而我却有生存的压力。向优秀的人才学习,慢慢进步,只能这样。作为肿瘤药理学的研究人员,我对领域内的优秀人才多有关注。中南大学“国家优青”程岩教授自然成了我学习、羡慕和崇拜的对象,很长一段时间了,我都在认真阅读学习她的文章,希望从中找到一些帮助和灵感。可在阅读她文章的过程中,我慢慢发现至少她回国以后所发表的文章(就发了三篇文章)存在明显造假的地方(她在美国发表的文章需要进一步审查)。没人指导我,我学习和崇拜的对象发现又不是真正的学者,这对我的心理产生很大的冲击,程岩占取国家不少的科研资源,却在做这样的事。我们这些没帽子的人好可怜!我把我所认为的程岩教授造假的地方提供给您(附后),希望您能来把关。这么明显低级的造假,慢慢一定也会有其他学者发现的,相信您和中南大学不会包庇她,对她和中南大学没好处!


  打扰您了!


  一个彷徨的肿瘤学研究工作者
  2017/10


  造假地方的说明:

  (1)(Fig 5 A:Oncotarget. 2016 Jul 12; 7(28): 43390–43400. 程岩、Jin-Ming Yang和Jianda Zhou是通讯作者)和(Fig 6b: Cell Death Dis. 2013Jul; 4(7): e731. 程岩是第一作者,Jin-Ming Yang是通讯作者)--以上两篇文章中图5A和图6b中细胞凋亡的流式结果完全一样,但细胞和处理条件完全不同!2016年文章的第一作者来自于广东药科大学,他是如何得到程岩2013年文章中的结果的?!

  (2)(Fig 2a. Oncogene. 2016 Dec 8;35(49):6293-6308. 程岩是第一和通讯作者,Jin-Ming Yang是通讯作者)和(Fig 7a. Cell Death Dis. 2013 Jul;4(7): e731. 程岩是第一作者,Jin-Ming Yang是通讯作者)--以上两篇文章中图2a和图7a的Tubulin条带是一样的,但细胞和处理条件完全不同!两篇文章中的Tubulin条带咋一看似乎不一样,实则是一个图故意拉伸以后造成的“差异”。两篇文章的第一作者都是程岩,应该找不到研究生作为“替罪羊”!

  (3)(Fig 6a. Oncogene. 2016 Dec 8;35(49):6293-6308. 程岩是第一和通讯作者,Jin-Ming Yang是通讯作者)和(Fig3a. Cell Death Dis. 2013 Jul;4(7): e731. 程岩是第一作者,Jin-Ming Yang是通讯作者)---以上两篇文章中图6a和图3a的Tubulin条带是一样的,但细胞和处理条件完全不同!两篇文章中的Tubulin条带咋一看似乎不一样,实则是一个图故意拉伸以后造成的“差异”。两篇文章的第一作者都是程岩,应该找不到研究生作为“替罪羊”!

  (4)文章(Oncogene. 2016 Dec 8;35(49):6293-6308. 程岩是第一和通讯作者,Jin-Ming Yang是通讯作者)---同一篇文章图3a和图4a中Tubulin、eEF-2K条带是相同的。虽然两图中细胞和处理条件相同,但使用相同的图也是不严谨的,实验难道没有重复吗?

  (5)文章(Oncotarget, 2016, Vol. 7, (No. 49), pp: 80765-80782)中图7A和7B,图7C和7D,图8C和8D---请问程岩教授在什么质控条件下,她的团队在不同的细胞能跑出如此相似的WB条带?除了PS,他们真能做得到吗?


(XYS20171030)

◇◇新语丝(www.xys.org)(xys10.dxiong.com)(本镜像首页)(fangzhouz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