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语丝(www.xys.org)(xys8.dxiong.com)(本镜像首页)(fangzhouzi.me)◇◇

  川普穆斯林禁令是向奥巴马学习?——驳林达挺川奇文(一)


  作者:北大飞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大飞”


  本文为系列连载第一部分。


  引

  川普刚上台一个星期,就以超出大家预料的速度搞出了多起乱子。其中1月27号的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事件引起的反应最为强烈。

  事情经过并不复杂。1月27日川普突然发布总统令,以“反恐”为名义,禁止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也门,索马里和苏丹七个穆斯林国家公民进入美国90天。不但已经发放的美国签证一律作废,哪怕已经持有美国绿卡者也不能豁免。尤其令人气愤的是,上百名在川普发布命令前已经登上飞机,但在命令生效后才到达美国机场的7国公民在海关被拘留起来等待遣返。甚至连5岁的孩子也被戴上手铐。

  消息传开后,大批义愤填膺的美国普通民众自发前往机场进行示威声援。以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为代表的民间维权组织也立即开展法律行动。在强大的舆论反弹下,川普一方不得不有所后退。目前美国国土安全部已经允许绿卡持有者入境。同时最新的进展是,针对华盛顿州提出的反对总统令的诉讼请求,联邦地区法院已经对川普的总统令进行了暂时中止以等待判决。

  但奇怪的是,这样一件是非曲直一清二楚的事情,就是有人能够找出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进行辩护。比如,在中文世界颇有影响的林达又很快写出了一篇《总统犯错,一片混乱的背后》为川普洗地。这篇奇文可以说令人惊叹的集网上对于此事的忽悠之大成。同时,大概是因为林达自己清楚川普这次搞出的乱子很难辩护,所以文章并不直接吹嘘川普大总统伟大光荣正确,而是像其题目所示的那样,先承认川普的确有错,再引导读者对其产生某种“同情之理解”。这样不少读者在看多了无脑川粉的吹嘘之后,还真的感觉《乱》文比较理性中立客观——然后不知不觉的将林达的误导照单全收。

  基于此,笔者觉得有必要花一点力气,厘清相关事件的枝蔓细节,彻底说清林达文中各种论述到底错在哪里。众所周知,造谣张嘴,辟谣断腿,将被污染的信息重新厘清要花费多得多的篇幅。所以笔者计划写成3-4篇文章组成系列。每篇集中分析一个具体问题。本文是其中第一篇。欢迎读者持续关注。  穆斯林禁令能甩锅给奥巴马?  对于川普禁令最常见的辩护是:“这和奥巴马当年的一些政策差不多。抗议的这些人当年奥巴马办同样的事情怎么没抗议?川普一搞他们就抗议,太虚伪了。” 稍微一搜,就能看见美国各右翼网上铺天盖地的酸溜溜标题:

  翻译:列出被禁穆斯林国家名单的不是川普,是奥巴马。

  翻译:回放-奥巴马2011年因担心恐怖袭击而停止伊拉克难民项目达六个月。

  这类说辞自然是林达的《乱》文中不惜笔墨的重点。如上所述,被说成和川普穆斯林禁令差不多的“奥巴马政策”有两条,一是2015年免签政策附加条款,二是2011年所谓“暂停伊拉克难民项目6个月”事件。很可惜,这两个所谓的“差不多”都是不折不扣的谣言。
  穆斯林禁令能和免签政策附加条款类比?

  川普声称,他的禁令是为了防止恐怖分子入境。对这一说辞大家普遍的质疑在于:自从1975年之后在美国本土制造过恐怖事件的外国人没有一个来自这几个被禁国家。而真正出口过恐怖分子到美国的沙特,埃及等国偏偏又不在这一禁令上。这个基本事实本来说明了川普的荒唐,但各美国右翼,包括林达文章却说:其实川普禁的这7个国家,正是照搬自奥巴马时期另一项反恐政策针对的7国。


  林文:

  我看了下,根据川普行政命令文本,这七国是依据奥巴马政府2015年签署的一项法律,该法律是拨款,但涉及紧缩原来的旅行免签计划和预防恐怖主义的内容。特别针对了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利比亚、索马里和也门七国。  原来2015年的该法案是:容许38个国家公民、低于90天的旅美免签。但是,这38个国家的公民,如果在五年内、到过如下四个国家: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苏丹;或者具有其中一国的双重国籍(哪怕他们从未去过这些国家),将失去免签资格。在2016年6月,奥巴马政府又增加了三个国家:利比亚、也门和索马里。对于后增这三国,待遇同前四国,略宽一点的是,假如是有后三国之一的双重国籍,只要没去过,就可以获免签。川普暂时禁令的国家名单注明据此而来。至于奥巴马政府为什么特别针对了这七个穆斯林国家,而不是别的国家?当时并没有人质疑。但在2015年法案通过之前,“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全国伊朗裔美国人行动”等民间组织表示过反对,法案最后还是在国会通过了。

  看起来有点儿道理?可惜这是把本来毫无联系,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硬扯在一起,以期进行信息污染,凭空制造借口。

  这里提到的2015年法案,是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议会通过,奥巴马签署的一项旨在堵住某个很具体的安全漏洞的法令。且不说这一法令绝没有如同川普的总统令一般一刀切的禁止7国公民入境,而最重要的是,这项法令影响到的根本不是这7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反而是享受美国免签待遇的38国公民!

  稍微琢磨一下就知道,这项法令完全没有涉及,也没有改变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进入美国的签证程序,却对38个免签国公民进入美国给出了附加规定。其实,叙利亚等七国公民要获得签证入境美国,本来就有严格和行之有效的反恐甄别程序。但之前有一个理论上的漏洞是,享受美国免签待遇国家的公民(例如英国公民),如果加入了极端组织,就可以去索马里,叙利亚等国接受了训练后利用本人免签国护照畅通无阻的进入美国。所以这项法案要求之前免签的38国公民,只要5年内去过这七国,就要走一遍签证审查程序,没发现和恐怖组织有牵连方可进入。而至于那7国自己的公民本就不能免签,所以这项规定和他们完全无关。

  最初制定这法案时,如林达所说,并不是列出七国,而是两伊,叙利亚,苏丹四国,当时倒是涉及到极少数这四国本国公民——即那些同时具有某美国免签国双重国籍的。他们本来凭免签国护照可直接进入美国,但法案取消了他们的免签待遇,要求他们和母国其他公民接受一样的审查程序。当时法案受到的批评就因为这点——很多人的双重国籍其实来自于自己不可控的原因,例如叙利亚籍父母生的孩子自动具有叙利亚国籍。仅仅因为这点就取消免签待遇,不管涉及到的人数多么有限,都未免带有歧视性质。所以后来法案再增加利比亚,也门,索马里三国时,就规定此事和是否具有有关国家国籍无关,只和最近5年是否去过这些国家有关。


  举几个例子就可以很轻易的说明这个道理:

  苏丹公民A要来美国留学,在2015年法案之前要申请签证,法案之后也要申请签证,各种程序完全相同。  英国公民B,2012年去过苏丹。2014年来美国旅游,不用签证直接入境。2015年法案通过后又来美国旅游,因为5年内去过伊朗,而不再享受免签,必须申请签证接受审查。

  所以这一法案针对的是英国公民(B),而不是苏丹公民(A)!

  但是川普的总统令则正好相反。在前面举的例子中,穆斯林禁令导致苏丹公民(A)完全不能入境,而英国公民(B)反倒不受任何影响。

  连针对的对象都不同,只是因为都出现了七个国家名字就扯在一起,何其荒唐。

  明确了2015年法案的准确内容,立刻可以发现林达行文中其他试图瞒天过海之处。比如林文说:

  至于奥巴马政府为什么特别针对了这七个穆斯林国家,而不是别的国家?当时并没有人质疑。

  林达说“当时并没有人质疑”,显然是反指这一次大伙对川普的穆斯林禁令的质疑。林达想说的是:当年你们怎么没质疑奥巴马呢?奥巴马签署的法律凭什么没把沙特列在内?当时怎么就没人说呢?

  但只要知道2015年法案针对的根本不是什么7个穆斯林国家,而是美国免签国这一点,林达的问题也就自行解决了——固然沙特出口过恐怖分子,但恐怖分子训练营却不设在沙特。一个英国人要入伙训练,去沙特没用,要去的是叙利亚,也门。因此某个人去没去过沙特并不值得作为判断其可能与恐怖组织有染的考虑因素。而某个沙特公民自己是恐怖分子呢?那因为沙特本来就不是美国免签国,沙特公民要来美国必须申请签证,经过反恐甄别——这里并没有漏洞。

  反观川普禁令,重大不同在于:2015年法案的工作假设是,也门,沙特这些国家本身的签证甄别程序是有效的(有问题的是免签国)。而川普的假设是穆斯林七国之前的甄别程序无效,所以要一刀切禁了再说。所以川普从逻辑上就必须回答,为何倒是成功输出过911恐怖分子的沙特可以网开一面。

  林达所说的“当时并没有人质疑”,那是因为大家的逻辑还都过关。

  还有一点,2015年法案根本不是“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是议会制定,通过后奥巴马签署的。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这样重大的政策,通过议会讨论立法才是正常渠道。川普绕过议会,不经讨论,一道总统令就禁止7国人入境的做法不说违法,至少非常不合适,不合常规。但是林达在描述2015年法案时,多次使用“奥巴马政府特别针对了这七个穆斯林国家”这样的说法,要么是故意误导,要么是对美国政治体制的分权毫无了解,也可能两者兼具。


  奥巴马下行政令暂停伊拉克难民签证六个月?

  另一个类比,是说奥巴马曾经下令在2011年暂停伊拉克难民签证六个月,所以川普的做法没什么不同,甚至还稍强一些——毕竟只是暂停90天。由于这个类比实在太过荒唐,林达没敢照单全收,而是摆出中立状,引用了一些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意见承认这两件事并不相同。


  比如她写道:

  《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立即指出,这当然是不一样的。奥巴马总统当时只是暂停了一个国家半年的难民程序;而川普总统是暂停了来自七国移民和非移民入境90天,外加暂停难民入境120天,甚至一度包括了绿卡持有者。

  但问题在于,林达仍在试图表达,二者不同在于某些技术细节。至于动机和思路则差不多。她写道:

  一个法律网站(哪个?)说,两个行政命令一样吗?答案是:川普的行政命令整体太大、细节太少太少。两个行政命令唯一相似的地方,是两个政府的暂停,原因都是要检讨和思考一下:难民(移民)中,可能混入恐怖分子,下面该怎么办?

  所以读者读完了之后很容易产生如下印象:川普的动机是好的,他干的事情奥巴马也干过。只是川普缺乏经验,太心急,犯了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


  是吗?

  真相是:所谓奥巴马行政命令暂停难民签证6个月的事情压根就不存在!让我们看看2011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错误的说法又是怎么来的,何以见得是错的。

  2011年有两名安置在肯塔基州的伊拉克难民被FBI正式逮捕起诉。罪名是他们曾经参与针对美军的路边炸弹袭击行动(这是2007年后美国安置的10万多伊拉克难民中被发现参与过恐怖活动的仅有两人)。调查中发现,2005年的一份美军卷宗中,就有被缴获的路边炸弹遥控器上的指纹记录,而其中不少指纹和这两人中一人符合。这表明,当时的美国难民审查程序尚未整合这部分美军情报资料——否则在这二人进行难民申请时就已经可以查出他们的底细。因此美国国务部紧急升级加强难民审查甄别系统,以加入这部分资料,并对当时已进入美国的6万名伊拉克难民进行再审查。而这一工作耗时耗力,新的甄别程序有更多步骤,刚上马时运行不畅,导致了安置伊拉克难民进度放缓。

  问题在于,根本没有什么6个月禁令或者暂停。伊拉克难民项目在2011年从来没有停止过,所谓2011年安置的难民总数约为2010年的一半,原因不是因为整个系统有半年没有运作,而是因为系统改造造成的一时速度放缓——类似于你一边开车同时进行修车,就没法开的很快。考虑到这种放缓的必然性,可以说2011年安置难民为2010年一半的数字反而是“6个月暂停”的反证——因为如果真有6个月没干活,再加上新系统上马后必然的放缓,处理的人数应该远远少于前一年的一半才对。

  而“6个月暂停”的说法,来自于美国媒体ABC两年之后——2013年的一篇报道。实际上,ABC那篇报道本身不是关于难民安置,而是关于反恐的。只不过有一句话提到此事,而这句话就是整个网络上关于“暂停”说法的唯一来源。所以这是孤证——还不是一手的。


  ABC原文中提到:

  As a result of the Kentucky case, the State Department stoppedprocessing Iraq refugees for six months in 2011, federal officialstold ABC News

  翻译:据联邦官员透露,肯塔基案件(指2011年两名伊拉克难民被逮捕的案件)的一个结果是,国务部2011年停止审批伊拉克难民半年之久。

  首先注意,即便是这句话,也完全没提奥巴马本人和此事的关系。所以林达说“奥巴马总统暂停难民六个月的行政命令”怎样怎样,并无任何证据(其实总统行政令全部公开可查)。

  不必谈“孤证不立”这一常识。我们另有很强的理由相信这说法并不准确。请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大量媒体当年(2011年)对伊拉克难民安置放缓就有详细报道。而不是林达所声称的“2011年,奥巴马总统暂停难民六个月的行政命令,当时没人知道" 。只不过,这些报道均只提到难民审批速度放缓,没有一个有“停止半年”的说法。 倒是ABC如林达所说“直到六个月的期限早已过去很久,2013年,ABC才报道这个旧闻。”(当然ABC并没有说这是奥巴马的行政命令)。


  比如巴尔的摩太阳报对此事的报道是:

  The enhanced screening procedures have caused a logjam in regularvisa admissions from Iraq, even for those who risked their lives toaid American troops and who now fear reprisals as the Obamaadministration winds down the U.S. military presence,” the BaltimoreSun reported.

  翻译:加强版的甄别过程导致正常的签证发放出现积压。这甚至影响到不少曾经冒生命危险帮助美军的伊拉克人,他们很担心在美军撤离后受到报复。

  再比如当时洛杉矶时报报道,美国驻伊拉克使馆官员承认签证发放出现耽搁,但表示正在想方设法加快——这和“六个月暂停”说法正相反。

  A U.S. Embassy official in Baghdad, speaking on condition he notbe identified, acknowledged “unfortunate delays” in issuing specialvisas, the result of enhanced security clearance procedures, someinstituted after the Kentucky arrests. But he said recent changeswould speed the process.

  翻译:一位美国驻伊拉克使馆的官员在要求不公开姓名的条件下承认,肯塔基案件后因为甄别审查力度加强,导致特别签证(指为美军做翻译的本地伊拉克人的避难签证)发放出现了“不幸的延迟”。但是他又说,近期的一些改进会加快审查过程。

  想想看,2011年的事情,当年大量专门报道,还采访了驻伊拉克使馆的官员,都没提到“暂停”,只是说放缓。但两年后另一篇并不是针对这问题的报道引用无名无姓的“联邦官员”为消息源说有“6个月暂停”,而这联邦官员也不知道来自哪个部门,有没有负责相关事务。到底哪个更可信呢?2011年如果真有6个月暂停,为何到2013年才被报出来?难道原因不会是:其实并无此事,但是两年后各种小道消息传讹了,仅此而已?

  第二、 2011年因为肯塔基事件发生,国会共和党试图指控奥巴马政府只考虑难民,不考虑美国人安全(这和他们现在又把奥巴马拿出来反方向垫背正好相反),曾召奥巴马政府任命的国土安全部长那波利塔诺女士来参院作证。当时共和党议员苏珊.柯林斯追问到底有没有暂停难民项目:

  COLLINS: “So my question is, is there a hold on that populationuntil they can be more stringently vetted to ensure that we’re notletting into this country, people who would do us harm?”


  翻译:  柯林斯参议员:所以我的问题是,现在到底有没有对接受伊拉克难民叫停("on hold"),使得我们能够更加严格的审查他们,保证想伤害我们的人不会进来?

  很明显,柯林斯问有没有“叫停”的意思绝不是她担心“叫停”会耽搁难民避难,正相反,她是暗指奥巴马政府并没有“叫停”,是对美国人民的安全不负责任。所以要求国土安全部长老实坦白——到底叫停没有——不得顾左右而言他。国土安全部长又是怎么回答的呢?介绍了正在采取的新措施后,针对“叫停”的提问,她说:

  NAPOLITANO: “... Now I don’t know if that equates to a hold, asyou say, but I can say that having done the already resettledpopulation moving forward, they will all be reviewed against thosekinds of databases.”

  那波利塔诺(国土安全部长):我不是很清楚这(新的审查措施)是否等价于您说的“叫停”,但我可以说,已经入境的难民都被重新审查过了。而且以后所有人都会根据最新的数据库进行审查。

  所以国土安全部长避开了是否他们有“叫停”难民签证审查的问题。想一想,如果真有所谓暂停,为何不理直气壮的正面回答:“我们已经停止了这一审查六个月”——既然这正好是国会共和党方面指控他们该做而没有做的事?

  第三、 最近“奥巴马政府也这么干”的说法浮出之后,前奥巴马政府官员站出来进行了强烈否认。比如曾负责难民项目的前副国务卿施瓦尔茨说:

  “President Obama never imposed a six-month ban on Iraqi processing.For several months in 2011, there was a lower level of Iraqiresettlement, as the government implemented certain securityenhancements. Indeed, as we identified new and valuable opportunitiesto enhance screening, we did so. Nobody should object to a continualeffort to identify legitimate enhancements, but it is disreputable touse that as a pretext to effectively shut down a program that isoverwhelmingly safe and has enabled the United States to exerciseworld leadership. In any event, there was never a point during thatperiod in which Iraqi resettlement was stopped, or banned.”

  翻译:奥巴马总统从来没有对伊拉克难民项目下过6个月禁令。2011年政府加强安全审查程序那几个月伊拉克难民安置人数少了而已。其实,一发现新的改进,我们就会去实施。没人会反对这一点,但把这作为借口,整体停止一个安全性非常之高,对美国执行领导世界事务有重要意义的项目,是非常不名誉的。无论如何,当时伊拉克难民安置项目从未在任何时间点被停止。

  其实,虽然美国新闻专业程度还算不错,但哪怕是主流媒体,某篇新闻报道里有不准确信息也司空见惯。一个消息传播过程中被扭曲,一句话被误解,都有可能。要把很强的结论建立在某篇报道的某一句话上是非常危险的。正确的做法是,至少查查同一件事有没有其他媒体的独立报道。各方报道进行比较后,才能避免失误。不过这一次各路右翼媒体把2013年ABC新闻里的一句话拿出来大说特说,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这件事(这事情到底真实与否他们并不关心),而只是要利用ABC的声誉来进行信息污染,扭转舆论场中不利地位,仅此而已。


  总结  其实在中文舆论场中拿不相干的奥巴马时期政策搅浑水的绝不止林达一人(当然林达可能是影响最大的)。在微博上很容易看到自带干粮的川粉乐此不疲的给出如下说法:

  所以,这一篇希望起到的效果是,不限于林达文章本身,当读者在看到网上各种类似忽悠时,能够立即识破。


(XYS20170210)

◇◇新语丝(www.xys.org)(xys8.dxiong.com)(本镜像首页)(fangzhouz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