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语丝(www.xys.org)(xys8.dxiong.com)(本镜像首页)(fangzhouzi.me)◇◇


  川普粉之分类学(北大飞点评)


  作者:易安溥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大飞”

  注:这段趣文为友人所书,在微信朋友圈中传播,本人深有同感,真是英雄所见差不多。有幸经友人同意,以化名在本公微发表。 主要讨论大陆川粉(指身在中国大陆或从中国大陆来美国的川普粉丝们)的分类问题。斜体部分为本人点评。


  我刚才把陆川总结归纳了一下,总共有四个类型:

  1、A川:在美陆裔第一代的普通川粉全部是这一类型。他们最看重AA(北大飞:指Affirmative Action,上大学向少数族裔倾斜等等政策)。在他们眼里,民主党就是邪恶的黑墨穆三党,日里夜里不干别的,一门心思就是想方设法迫害华裔。只要娃能上藤校,川普喂屎也吃得香。厕所、恐袭对这些人来说,都是狗哨而已。

  【北大飞评:对于A川来说,其实所谓反AA也是狗哨。为何?因为他们主张的只是把黑人、西班牙语裔赶出大学而已。至于白人如果受到照顾,那就不但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否则白人挤走了,一大堆华人凑在一起,岂不是和在国内上大学差不多?其实各大学的录取政策向白人的倾斜才真正是占掉华人孩子上学名额的部分。逻辑很好理解:黑人和西班牙语裔,总人数并没有那么多,即便照顾,在A川眼红的各名校里人数比例也不高。再赶走也空不出多少名额。而对白人的照顾才是大头。A川往往有一种错觉,听说某某黑人考70分就上了哈佛(哈佛录取并非看考分,这里仅以分数来举例,代表申请者的实力水平),而他的孩子考了75分,A川就认定,他家孩子没上哈佛都是AA害的,如果不搞AA,他孩子就上哈佛了。稍微想想就知道这逻辑错在哪儿。当然,哈佛是私校,所有藤校都是私校,人家爱搞AA谁也管不着,找川普也没用——这本来是个常识,但不知为何A川一提AA就老拿藤校说事儿。好像川普一选上就能命令哈佛把他孩子招进去一样。

  其实A川说白了,是存在美国白人川粉类似的种族焦虑。白川粉最紧张的就是看着少数族裔和移民人数的逐渐增多,怕自己变成少数被欺负(以前是欺负别人,现在做贼心虚)。而A川则是冲着美国是白人国家这一点来的。所以他们也害怕,要哪天美国白人成少数了,岂不是等于忙活半天去了墨西哥/南非,一夜回到解放前?!绝对不行!所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拿热脸朝白人川粉、极右的冷屁股贴上去,喊出了“宁要白人至上,不要黑墨穆三”的口号。当然,我之前就写过,这帮人是全家被卖了还在帮着数钱。】

  2、粉川/撅川:身在大陆的川粉绝大多数都是这种小粉红川粉。他们支持trump是因为D在挺trump,trump爱普京,希拉里反华,trump把美国搞垮了中国就撅起了。这些人前不久川蔡通话之后消停了一阵。最近大陆变聪明,不宣传trump爱台湾,改宣传一万卡爱中国了,这些人又开始来劲了。

  【北大飞评:其实这类人在四种川粉中还算是智商最高的。毕竟“trump把美国搞垮了中国就撅起了”是一种可能发生的结果——尽管这种撅起对中国老百姓有没有好处则完全不一定。问题在于,美国垮了中国也未必撅起——更有可能中国并不是那块料,美国垮了,世界秩序垮台,乱成一团,发生个核大战啥的就热闹了。不过不要紧,撅川们可以“亲历死也足,坟前立个大屏幕,看撅起,共欢呼”,快哉快哉。

  不过话说回来,我的观察是,粉川/撅川还并不只是出于“川普搞垮美国中国撅起”这种功利性考虑而粉川。他们是真热爱川大统领。至于川大统领到底有什么令他们热爱的地方?看看微博上满哪儿都是的仇穆言论就明白了。也不止于此,比如,著名毛粉张宏良一语道破:特朗普说的都是毛主席说的话,发扬了伟大的文革精神——这次张毛粉终于对了一回。】

  3、撸袖川:这种数量很少,但是是海外民运中挺川的主要派别。他们认为奥巴马希拉里对中国太绥靖,一厢情愿的期待着trump对tg撸袖(经济制裁、军事干预)。

  【北大飞评:撸袖川人数虽然不多,但海外民运大部分是此类。他们觉得川普能够和中国斗,是个大鹰派,大大的好。岂不知是否鹰派是次要的——这世界上就没有比当“鹰派”要来的更容易的事,反正就是说狠话吹牛呗——重要的是你到底是巧鹰还是蠢鹰。看看川普上台没几个星期,先把美国的传统盟友挨个得罪一番——要和加拿大打贸易战,和墨西哥总统通电话时威胁入侵墨西哥,大骂澳大利亚总理还摔了电话,更不要说得罪穆斯林了。要反华先自残,这是什么把戏?看起来像以前的天津小地痞搞自残显示自己有多么狠,比如一刀子剁去自己一只手之类——据说别人一看您这么狠就吓怕了直接认输跑路了。川普从天津地痞那里学了这个把式,把撸袖川先给镇住了?至于其他人能不能镇住就不知道了,没准乐得笑晕在厕所也不一定。

  其实按说根据川普曾经有过的一些言行(例如对当年一些涉及中国的事情的发言),撸袖川们是万万不该挺川的。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我看真实原因并不主要因为川普要撸袖。我之前写过一篇有关的:“华人民主派代表美国人民感谢国家?” ,讲了些我的认识。抄两段放在这里:  民主人士,似乎对于美国的认识仍然是白人中心主义和种族主义一套叙事.也就是说,在大伙看来,美国是一个白人创建制度的民主国家,而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对制度创建没有起到作用,属于免费搭车.

  实际上中国民主人士往往会对美国弱势群体维权持有敌意,因为这些人似乎在攻击美国制度的合法性。这种敌意有时候如此之强,导致不少人在国内受压制,来了美国后倒加入右翼,极右翼,搞起压迫少数群体的勾当。这种例子我知道好几个。】

  4、精美川:这种人数量也不多,但是“右派”川粉中这是大多数,咱们微信群认识的很多川粉也是这种类型。这种人号称“精神美国人”,急美国(白)人之所急,想美国(福音派)人之所想,生怕美国的“基督教立国基本”被各种移民(穆斯林为主,甚至也包括中国移民)腐蚀颠覆。他们一天到晚散布恐穆仇穆谣言,美国被“白左”/“政治正确”折腾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天降伟人川大大来拯救美国。姨川(刘仲敬粉丝),基川(余杰王怡等人),微草川(微信草根网红比如所谓的“一键飘尘”),都是这个类型的子类。

  【北大飞评:其实撸袖川和精美川两类有一定的重合。比如著名基川、文化塔利班圣余杰先生就是个典型的跨界川。按照他自己说的,一开始也不喜欢川普,甚至于对川普有“生理不适感”。后来克服了,开始“嘹望特朗普”起来。嘹望啥呢?基佬们的日子倒头了,直男癌有救了!川普的内阁里一个基佬都没有,对不对!

  至于姨川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群体。因为似乎姨(刘仲敬)大法师本人并没有表态粉川(或许是后来粉了但我没看到)。反而写过一篇文说,要来大洪水了(“黑天鹅已经起飞”)。那姨川到底乐个什么劲儿呢?我的感觉是姨川们被灌了一脑袋的“封建自由”(实为白人至上),认定白左是“精神瘟疫”,种族隔离大法好。见川而不挺,犹如狗见屎而不吃(抄袭自古龙),难啊。】

  这四类人群,在川普上台之前彼此之间都是极不待见。为了一个共同的爱好,竟然走到了一起,也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了[衰][衰][衰][衰]

  【北大飞评:为何会有这一共同的爱好?因为他们看似不同,但都有一特点:种族主义。于是乎,

  2016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川在纽约的大楼里吹了一声狗哨——各个阵营的华川粉就走到一起川起来啦。】


(XYS20170210)

◇◇新语丝(www.xys.org)(xys8.dxiong.com)(本镜像首页)(fangzhouzi.me)◇◇